Cimion👾

【贾正】停车场

泠墨:

#r18预警 @越人歌. å®Œå·¥å•¦ï¼Œå¼€è½¦æ˜¯æŠ€æœ¯æ´»ï¼Œæ‰¾è½¦æ˜¯ä½“力活哈哈
# 按顺序依次是@魔力脆脆  @科个西瓜学家  @随便搞搞  @会飞的大白菜  @八大胡同保安队长  @Royal Blue.☼  @靳言  @南大佬的小揪揪  @gggh  @酒·å¼  @绿蚁  @虞瑾兮   @东北水瓶人  @破车司机  @听诊器女孩  @是均均哦  @邵弋  @第七种玩家  @魔法少女啾一  @海风少女_  @黄瓜克克克🥒  @孑孓鸽鸽  @缠绵决斗  @最爱贾正  @最爱贾正  @DJ 劳资  @初墨呀.  @无缘不生果  @Stella  @🍓
希望各位小可爱点开神秘链接后给太太们点亮小心心,以后会提前问一声再整理的🙊向被打扰的太太道歉




弟弟驯化日记


http://molicuicui.lofter.com/post/1f5f7882_12cdba6e


 


玉生烟


http://zhathou.lofter.com/post/300ff1_1298395d


 


云霄飞车


http://zhathou.lofter.com/post/300ff1_127c0f83


 


复乐园


http://cutepigpig.lofter.com/post/1e6e5d3a_129afbd0


 


猫咪宝贝


http://huifeidedabaicai655.lofter.com/post/1f553655_ee9889e0


 


成人礼


http://huifeidedabaicai655.lofter.com/post/1f553655_129de750


 


http://shutitup.lofter.com/post/1e4d05ef_12646990


 


蓝


http://znmblue.lofter.com/post/41c1a9_1258ac97


 


沦陷


http://jinyanzhushang.lofter.com/post/1f120197_12dc5e71


 


只是喜欢你而已


http://jinyanzhushang.lofter.com/post/1f120197_12a7b0a9


 


车已抵达珍珠塔


http://suikijiu.lofter.com/post/1eff252c_12aa0a7d


 


新手车


http://gggh2119.lofter.com/post/1ef5930e_12b13aaf


 


不想取名字


http://33562077.lofter.com/post/1f702114_12ddcacb


 


惩罚


http://laoyoutiao652.lofter.com/post/1ee76db2_ee6debd0


 


羽毛


http://laoyoutiao652.lofter.com/post/1ee76db2_ee716724


 


背德


http://changxiangsi1113.lofter.com/post/1e3d1c89_ee7422e1


 


 


小秘密


http://qudaxiannu.lofter.com/post/1f322204_ee9d7825


 


深夜开破车


http://l0552.lofter.com/post/1f530c9a_ee9e3e77


 


捕蝶人


http://tingzhenqinvhai.lofter.com/post/1f592714_eea833f5


 


http://tingzhenqinvhai.lofter.com/post/1f592714_eea0a6be


 


http://tingzhenqinvhai.lofter.com/post/1f592714_ee9f748c


 


练习室


http://qudaxiannu.lofter.com/post/1f322204_12aacc06


 


改邪归正


http://qudaxiannu.lofter.com/post/1f322204_eea068ab


 


我要结婚了


http://chani401.lofter.com/post/1efd444d_12b9c867


 


把衣服换掉


http://chani401.lofter.com/post/1efd444d_eea17b37


 


烈酒甜心


http://shutitup.lofter.com/post/1e4d05ef_ee86f3c1


 


美人


http://shutitup.lofter.com/post/1e4d05ef_eea37242


 


做只吱吱兔吧


http://sang2494.lofter.com/post/1f67fadd_ee9d7f3a


 


http://sang2494.lofter.com/post/1f67fadd_ee9d9a6e


 


没什么剧情的车


http://sang2494.lofter.com/post/1f67fadd_eea68555


 


画心为牢


http://dhzl0319.lofter.com/post/1df0fc1a_eea7eef1


 


夏日樱桃


http://baozaonuhai030.lofter.com/post/1f6826ce_ee9f8029


 


http://baozaonuhai030.lofter.com/post/1f6826ce_eea91420


 


先生


http://baekhyuneeexo238.lofter.com/post/1f6f66d7_eeaa0cca


 


 


民国三年等不到我爱你


http://63609027.lofter.com/post/1f7ea789_eeb42382


 


贾司机,开车吧?


http://huangguakekeke.lofter.com/post/1f8b2342_eeb31652


 


http://huangguakekeke.lofter.com/post/1f8b2342_eeb4cb60


 


下药


http://58150052.lofter.com/post/1efb6dc7_eeb17d89


 


夜间教学


http://chanmianjuedou.lofter.com/post/1f969d26_eeb5a289


 


一辆大卡车


http://hmhdnr.lofter.com/post/1f8fa47b_eeb6c55c


 


蝴蝶


http://djdjdjlz.lofter.com/post/1f7f0aed_eeba4742


 


毕业典礼


http://danmodidiaodeshang178.lofter.com/post/1f944edd_eeba6ccb


 


水逆期


http://wuyuanbushengguo.lofter.com/post/1f61dc0b_eebbe04c


 


小孩子才看演出,成年人都玩After Play


http://huangguakekeke.lofter.com/post/1f8b2342_eebbdf70


 


就是一辆车要什么名字


http://stella380.lofter.com/post/1f8f8d61_eebc9b3b


 


痴汉系统


http://jinyanzhushang.lofter.com/post/1f120197_eebe7c4f


 


师生车


http://qunimadeshabiruanjian.lofter.com/post/1f8010f8_eebfd05b


 


普通朋友不能陪你游泳


http://baozaonuhai030.lofter.com/post/1f6826ce_eec16e33


 


我不是太太,是小哥哥啦。

🐳的存糖罐&书架&渣剪库

🐳:

写在前面:糖罐子的存糖原则及其他❗️


(懒人小鲸鱼终于狠下心把存糖罐&书架&渣剪库理出来了)




小鲸鱼的存糖罐🍬


偶像练习生正片


3.23第十期


4.6第十二期(决赛)




偶像练习生幕后花絮


你画我猜游戏 ä½ ç”»æˆ‘猜游戏2


值班VJ:练习生的私服穿搭 å€¼ç­VJ:练习生的私服穿搭2


尤长靖新浪采访


林彦俊测谎仪 å°¤é•¿é–测谎仪


练习生的凌晨零点:便利店惊现巨型宠物 


练习生的凌晨零点:挑战真心话大冒险&土味情话花絮


出道后台采访


“对的时间对的你”




3.31千人见面会


1 2 3 4




偶像有新番:尤腻腻小画坊


预告 1 2 èŠ±çµ®1 èŠ±çµ®2




CP站图被翻牌


烙印单人图 æžœæ±åŒäººå›¾ æžœæ±åŒäººå›¾2 æžœæ±å•äººå›¾




队友采访及其他


首都一橘采访


“拿去 åƒæŽ‰â€


林超泽生日会&互换衣服


林彦俊管不住尤长靖吃


北京FM群访


悦诗风吟“玩转小清新节” åŽå°é‡‡è®¿


uu电台采访


芭莎开包记


消除者联盟直播


武林外传帅哥直播


快本预告 å¿«æœ¬å°è®°




LA路透


仁川机场转机


帅哥陪uu补妆


共用项链 äº’换墨镜 äº’换墨镜2




NINE PERCENT花路之旅


第一期 é£žæœºèŠ±çµ®  çŽ¯çƒå½±åŸŽèŠ±çµ® ç¬¬äºŒæœŸ å½•æ­ŒèŠ±çµ® ç¬¬ä¸‰æœŸ ç¬¬ä¸‰æœŸä¸ªäººç£•ç‚¹




微博相关


帅哥微博/uu的ins po兔子


第一张合照


相似照片


帅哥点赞昨日青空


uu评论帅哥的回复




THX WITH LOVE FANMEETING


5.5上海FM小记


5.19泉州FM小记


6.2深圳FM小记


6.3深圳FM小记


6.9南京FM小记


6.10南京FM小记


6.16天津FM小记


6.17天津FM小记


来自小鲸鱼的7.1杭州场repo 7.1的图


7.8济南FM小记


7.22长沙FM小记


7.27武汉FM小记




脑洞糖


MC QUEEN手链


“你”和“妳”的用法






小鲸鱼的书架📖


鬼屋历险记 ä¸Š ä¸­ ä¸‹


被“校霸”欺负的二三事 ä¸Š ä¸­ ä¸‹


真相是真 å®Œ


听说你长着一张蹦迪脸 å®Œ


小狼狗养成记(未完结) 01 02 03 04 05


儿女双全  pre npc的温居日 æž—先生的睡前故事


我的世界 å®Œ






小鲸鱼的渣剪库🎬


快本伪预告


青柠 å‡ºé“100天快乐


 

贾正/廷巴克图

八二年老酸奶:



·OOC
·éžçŽ°èƒŒç»ƒä¹ ç”Ÿæ—¶æœŸ/ BE
·é£Ÿç”¨æ„‰å¿«




-

我刚遇见他的时候,是一个冬天,那一年我只有十三岁。

跟着工作人员走到宿舍的一路上遇到了好多人,有练习生,也有已经出道了的哥哥姐姐,我用着并不熟练的韩语笨拙地一个个打招呼。可能是小孩子的特权,收到的都是和善的微笑。

我被安顿在宿舍靠门的下铺,宿舍里的暖气不足,我裹紧了到膝的羽绒服,把脑袋缩进领口,瞪着一双眼看着门把手。

我在等着会转动门把手进来的人,可是却又有些忐忑。

一颗孤零零的玻璃球可害怕破碎了。



他进来的时候是十点一刻,阳光透过窗户暖乎乎的照过来,我把脑袋探出来就没了动作,我猜那时候的自己应该傻愣愣的。

他带了一副圆框眼镜,穿着深色的羽绒衣,浑身上下透着一种少年气。

“你好,我叫朱正廷。”他在我面前蹲下,伸出一只手,笑得特别好看。镜片看不太清他的眼睛,但我依然觉得,那双眼睛的确会勾人魂魄的。

“黄明昊。”我搭上那只好看的右手,随即被他握紧,后来我没告诉朱正廷,其实他那天把我捏的可疼了,可是我却没甩开他。

“我听说你只有十三岁啊,我比你大六岁,要喊哥啊。”他放开我的手,把目标转移到我的脑袋,揉乱了我的头发。

“嗯。”我闷闷出声,望向他含笑的眼底。



你本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

Justin是公司给取的英文名,我被朱正廷从背后环着,捏了一把脸,然后就听他轻轻说。

还挺好听的,Justin。

我本来挺喜欢这个名字,但朱正廷自打那以后就连着好几天Justin的叫我。其实我还是喜欢听他用那种一顿一顿的方式,声音里面掺着冬天难得的暖阳,轻轻的喊我。

明昊啊。



公司的餐饭并不好吃,有的时候时间紧了,可能就窝在练习室的镜子旁边,捧着饭就吃起来了。

“明昊啊,多吃点,你最近脸捏起来都不软了。”朱正廷一边笑弯了眼睛,一边把他那边的肉一股脑塞给我。我刚想拿筷子夹回去,就被瞪了一眼。

“吃,掉。”他看着我,轻轻威胁着人。

可是你也要多吃一点,你太瘦了,我在心里反驳。刚要拨开他的筷子,就听见他说。

“黄明昊。”他很少连名带姓的叫我,一般都是我耍了他或者惹到他的时候他才会这样。

“那...你看,一共四块肉,我们一人一半好不好。”我向他作出让步,抬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哥哥。”我知道他最受不了这个。

他果然妥协了,捞回去两块肉,一边吃一边转头看我。

“快吃饭,要不然长不高了。”




-


两年之后,我和朱正廷还有公司的其他四个练习生成团出道。

发专辑的前夜,朱正廷爬到我的床上,我们肩膀挨着肩膀,挤在一张并不宽敞的小床上。

“正廷,你说,会不会有人喜欢我们。”我看着天花板,想象着那里其实有一片星空。

“会的,一定会的。”过了许久,朱正廷的声音才飘进我耳朵里。

“嗯。”我点点头,偏过身子去。

“别想了,他们不喜欢你,我喜欢你啊。”他应该是知道我心里还是有些许不安,从被子里悄悄牵住我的食指,就像是一个小孩子。

我紧紧牵住他的手,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哥哥啊,我也喜欢你啊。我不敢说出口,也不敢告诉他,更不敢问问他。

朱正廷,你的喜欢跟我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啊。

我极力压制住脑中不断扩散的疯狂因子,把压在朱正廷腿上的腿缩回来,规矩的躺好。

“晚安啊,哥。”我轻轻出声,声音有一点点哑。

他愣了一秒,许久我都没有这样称呼过他。

“什么啊……”

“晚安,我的小朋友。”

他拉着我的手往自己那边带了带。



谁都没有料到,新专辑一夜之间大火,热度还在不断上升,随即而来的是一天天排满的行程。

又一次团体活动,是一个采访节目。
主持人手里拿着一堆卡片,挑拣着问粉丝们的问题。

那一次朱正廷就坐在我左手边,离心脏最近的位置。

“那最后一个问题,成员们之间有什么想吐槽的呢?”

“哎呀终于到这个问题了,我要吐槽正正哥。”团里的二忙内攒着一口气准备把多年来的憋屈全说出来,就挨了朱正廷一巴掌。

结结实实打在后背上,“啪”的一声特别响。

“呀,你说什么呢,我平时对你不好吗?”他笑着皱眉,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看看看,这就是证据。”二忙内一边躲一边笑着喊。

“所以正廷是喜欢施暴吗?”主持人姐姐被他们给逗笑了,却也不忘接话。

“而且正正哥还超偏心哎,什么好东西都是Justin第一个。”二忙内看看朱正廷,又伸出右手指指我,一脸的愤世嫉俗。

“Justin就是最受宠啦,正正哥平时连泡面都不给我们煮。”另一成员也开始附和。

“因为Justin最小啊。”他一边手舞足蹈一边有理有据。

“那作为当事人的Justin有什么想说的?”

“啊,因为正廷哥是我一个人的,你们抢不走的。”我压着别的情绪,好不容易硬气了一回。一番话说完还没忘嘲笑一下他们。

最后还是被朱正廷一记眼刀制止住。



都坐得这么近了,正廷你能感觉到我的心跳吗,这全都是因为你啊。




-

在我十七岁零九个月的时候,我终于感受到了成人世界的残酷,那种残酷让我想要龟缩回去,继续做他的小朋友。

明明我还没有长大的,不是吗?



其实出道不久朱正廷就同我说过。

明昊啊,你别长大了吧,长大一点都不好的。

我当时贪恋他的怀抱,把脸埋进他的颈窝。听到他的话后不满的蹭蹭,表示抗议。

“我要长大啊,长大了就能做很多事了。”我嗅着朱正廷耳后淡下去的香水味。

长大了就能光明正大的喜欢你了啊。

“长大以后有很多事清你就必须要一个人挨过去了。”他捏住我的耳朵晃了晃,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是出道后的第一年零三个月,本来队内成员之间捆绑宣传是惯用手段,公司开始看我和朱正廷关系好,也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延长,我们个人的人气不断积攒,这就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一点小事就成了导火索,让我们两家粉丝掐起来。

我刷着网页,看着粉丝骂出的话,一个比一个难听。

我心里实在气不过,就开了个小号。

0219JT:你们知道朱正廷有多好吗,你们不了解就这样骂是几个意思?

消息刚发出去,就被一大堆言论再次淹没,我戳开了最新的一条评论看。

Kliii:说得好像你有多了解一样,那个朱正廷就是在借着我们Justin往上爬,呀,你到底是不是Justin的粉丝啊。

那种无名又强烈的委屈几乎要将我淹没,我的手指在抖,全身都在抖,只能一边一边发着评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生气还是害怕。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自己的粉丝伤害自己最喜欢的人,还是因为害怕朱正廷会因为这些可笑的言论不理我。

甚至把我推得远远的。



朱正廷找到我的时候我坐在练习室的角落,没开灯,用羽绒衣蒙过头。

“Justin,那些评论是你吧?”他把我头上的羽绒衣扯下来,和我对视。他的眼睛一圈都是红红的,我甚至能看得见他眼睛里面的血丝。

我伸出手遮住他的眼睛。

“是。”我的声音哑得不像话,他的手附上我的,想把我的手推开。

“别,别让我看见你这样,我心疼啊。”我真的看不了朱正廷脆弱的样子,这种从少年时期的依赖感跟我说,朱正廷一旦脆弱了,我的天就塌了。

“对不起,正廷,真的对不起。”我的声音在抖,覆在他脸上的手也在抖,眼泪不争气地留下来。早就忘了什么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因为在他面前,我还能名正言顺的做个小朋友。

他还是把我的手扒开了。

他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就像那一年的冬天我刚见他时的样子。

“明昊啊,你不用对不起,我没事的。”他的眼里还有泪,笑容挂在脸上坚强又易碎。

“你还想要一个人捱过去吗。”我想起之前他说的话,气红了眼,几乎是吼出来的。

朱正廷愣了愣,放开了我的手,像是被人拆穿了秘密的做错事的孩子。

“哥哥,你别这样,你还有我呢,我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了。”我抱住他,下巴几乎要嵌进他肩膀。

“好,我的小朋友长大了。”



我害怕长大,但我更害怕做一个保护不了你的小朋友。




-

十八岁生日说起来其实还挺魔幻的。

作为团里的老幺,我也终于成年了。哥哥们定的蛋糕是三层的,巧克力奶油蛋糕,上面歪歪扭扭写着“Justin生日快乐”不用想我也知道是谁,那个名字几乎是脱口而出。

“呀,朱正廷,这个是你写的吧,丑死了。”我笑的放肆,被朱正廷在屋子里追着打,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被我用奶油糊了满脸。



“呐,给你的,恭喜你长大了。”朱正廷递过来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

我拆开一看,是一瓶香水。

Timbuktu.

“怎么有股奇奇怪怪的味道?”我凑近闻了闻,开始还有点儿淡淡的果香,后来就完全被一种中药还是什么的苦涩的味道盖住。

“我闻着怎么这么像风油精呢哥。”二忙内凑过来闻了闻而后一脸嫌弃的跟朱正廷吐槽。

“你们这群不识货的小兔崽子。这可是有特殊意义的,它会让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幸福一生。我们Justin也长大了,一定会碰到喜欢的人的。”

“已经碰到了。”我低下头小声说。

“什么?”朱正廷转过头来。

“没什么,我们继续啊继续。”



朱正廷的话就像是一个魔咒把我捆住,几杯冰凉的辛辣液体下肚也没察觉,只是觉得从喉管到胃好像一路都烧起来了,倒是他在我要喝第六杯的时候把杯子抢走。

“Justin,你别喝了。”

“我已经成年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嘟囔什么,脑子里乱作一团,只是伸手去捞被朱正廷抢走的杯子。

“我先带他回去。”朱正廷排开我的手,连拉带搂把我架起来。




-

“你先松开我,要开灯啊。”朱正廷一边扯着我在他腰侧的手臂,一边哄我松开他。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也听不进他说的话,只是自顾自把他抱得更紧。

宿舍的窗帘是拉着的,但还是有一点微弱的光透进来,我仰着脸看他,在黑暗里开了口。

“朱正廷,你骗我。”我委屈极了,声音都打着颤。

“我骗你什么了?”他笑了,借着微弱的光线我能看到空气中漂浮的灰尘和细小颗粒从他的鼻尖浮动到唇边。

“你说我会幸福,可我一点也不幸福,一点也不。”我嚷嚷着,在头脑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

我没有听到朱正廷的回答,因为在那之前我吻上了他。几乎是牙齿碰牙齿,脑内“嗡”的一声,我吻的毫无章法,只是用这种笨拙的方式告诉眼前的这个人。

我真的好喜欢他啊。



“黄明昊,你松开我!”他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一般,用手推着我的胸膛。

在我的手脱离他的那一刹那,我清楚的知道有什么东西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黄明昊,你疯了?”朱正廷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眼角还是红红的。

“我没有疯,你只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我喜欢你,朱正廷。”我捂住他的手指,所幸他没有抽走。



那天晚上朱正廷没有给我答复,只是让我好好好睡一觉。

我躺在床上,嘴角还残留着奶油的些许甜味,是朱正廷嘴唇上沾着的奶油,就好像是把泡腾片丢进了胸腔里,气泡呼啦啦的往上跑,堵得人难受。

客厅里的光从门缝偷偷溜进来,我知道他还没睡,甚至我现在只要哼哼一声他还是会像以前那样跑进来温柔的问我“怎么了”。但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扯过被子来闷头就睡。




-

因为不记得后来是谁问起我说,成年了以后是什么感觉。

我笑笑,然后说,没啥感觉,就是学会了挺多东西。

从那一次的第二天早晨开始,朱正廷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该冲我撒娇次数一次都没少,我也不是不看人眼色的人,知道如果继续执拗下去最后总归是个两败俱伤,然后他就拍屁股走人,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注销。

开始学会装作若无其事,学会用笑脸去搪塞别人。



网上的事情最后还是被公司给知道了,说让我们两个注意一下。注意什么,保持距离呗就是,我心里把经纪人和公司从头到脚骂了个遍,可是也只能照办。

经纪人当时约谈的时候朱正廷也在,我看着他嘴角慢慢扬起的笑容,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可我不能怪他,更不能问他,因为我害怕从他嘴里听到那句“我都是为了你好。”

我就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捧着朱正廷买来的巧克力奶茶,听他说着什么楼下那家炸鸡店搬走了,那家店的炸鸡挺好吃的怪可惜的。

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什么什么也没变,我还是十三岁的我,他也还是十九岁的朱正廷。



后来我开始和朱正廷刻意保持距离,有的时候是在他递给我话筒的时候我装作没看见,去接别的哥哥递给我的话筒。而朱正廷也再也不会抱怨说,明昊你这段时间都跟哥哥不亲了。

其实我在想,大众是不是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躲着我的理由。

下一张专辑开始准备,我们又恢复了之前那种天天泡在练习室里的生活,而朱正廷去录制了一个综艺节目。算上今天,我跟朱正廷应该有五天没有见过面了。

我其实早就在镜子里看到他了,他还是带着那副圆框眼镜,跟我第一次见他那样。心里不受控制变得潮乎乎的,有什么东西又破图而出,弄得眼睛都变得酸涩起来。

朱正廷脱下衣服搭在一旁的椅子上,跟编舞老师小声说着话。



练到最后,练习室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朱正廷在努力跟上我们的进度,而我只是不想走。

“哥哥。”朱正廷的动作在我出声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能抱抱你吗?”我站在他背后,从镜子里和他对视,看到他明显的整个人一颤。

还没等他回答,我从背后抱住了他,脑袋还是搁在熟悉的地方。他好像该剪头发了,比以前长一点的头发轻轻扎着我的脸,痒痒的。

“你别这样躲着我啊哥。”

“明昊啊,我没有躲着你,但你也要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朱正廷转过来拥住了我,热气随着他的开口喷洒在我的颈边。

在朱正廷的怀抱中,我知道了。

原来马戏团的小丑真的是没有自由的,无论他有着怎样姣好的样貌和超群的技艺,终归是会被厚重的油彩和哗众取宠给取代。

没有人会问你想要什么,因为他们只在乎台下观众的反应和有着铜臭的纸币。




-

“不了吧。”他轻轻的摇头,脸上的表情我愣是没有看清。

朱正廷的合约到期的事儿我是知道的,我心里大概也清楚他不会续约,但还是气他没有亲口告诉我。

我要不是恰巧路过听了个墙角说不定这哥在临走之前真能一直装的很好。

“Justin,正正哥要走的事儿你知道吧?”队里的二忙内凑过来问我,当时我还在用筷子戳着煎好的太阳蛋,他这么一说,我手下失了轻重,蛋黄流了满盘。

“嗯,知道。”我点点蛋黄,把筷子放到嘴里叼着。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前两天正正哥还说让我们先别告诉你。”他见我知道,也就起身嘀嘀咕咕地走回去打游戏了。

行吧,合着我真是应该最后一个知道的。



好巧不巧,朱正廷走的时候是冬天,是和我们刚见面时一样的冬天。

“Justin,早饭在桌子上,你起来自己热一下记得吃。”我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努力想不听见他的声音,可是朱正廷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传到我的耳朵里。

“别再穿破洞裤了知道吗,今年冬天很冷的……”

“以后要听哥哥们的话啊,别只会惹完麻烦撒撒娇就过去了……”

“别想太多,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慢慢的,他的声音淡了下去,我扯开被子露出头来,眼泪在被子上晕开,又听见他说。

“明昊啊,哥哥真的要走了。你一定要快乐啊......”

这是你最后一次喊我“明昊”了吧。

我脑子里的狂乱因子叫嚣着,让我把朱正廷拉回来。眼角的泪痕还在,心一阵阵的抽痛。但是我怎么能?

我怎么能不放朱正廷自由?

难道我还要让他继续陪我捱下去,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了,我真的不知道哪一天是真的会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害怕,我害怕会有那样一天,看他被伤的体无完肤。

“剩下的路,别陪我走了吧。”我把头埋在被子里,轻声说。




-

我从楼上往下看,只看到了朱正廷单薄的背影和天上落下来的片片雪花。

那些洁白的小精灵落在他的肩头和发梢,应该还落在他的眉尾和睫毛上。我自顾自的想着,他的睫毛那么长,应该能挂住雪花。

我最终还是没有去机场送他,而是坐在宿舍里删光了所有的照片。只留下一个手机号码,上面注着名字。

朱正廷。




-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组合解散,恰好我的合约也到期了。我没有选择续约,只是拉着拉杆箱坐上了一班去巴黎的飞机。



“正廷,等我们以后有空了,你想去哪?”
“巴黎吧,还挺想去的。”

有些事终究是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因为每一段记忆里都有他朱正廷啊。



这一年的时间,我和朱正廷没有任何联系,在彼此的世界里人间蒸发。只不过有的时候半夜忽然被噩梦惊醒,喊一声“正廷哥”以后才发现,那个会因为我做噩梦睡不着觉过来陪我睡一个晚上的人已经不在了。

到头来,我还是找不到他,也找不到幸福。

朱正廷,你这个骗子。

我编辑完最后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删除了最后的联系方式,关上了手机。




-

我有所爱之人,却最终也到不了我的廷巴克图。


-End-


-

* 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史铁生

题目灵感来自:阿蒂仙香水廷巴克图l'artisan Parfumeur Timbuktu. 2004









樱桃控:

我我我就发张图
然后不要在限流了😭😭😭😭

一碗鱼米粥[文集汇总]

w鱼米粥w:



贾正:


《牛奶咖啡》 ABO,师生。


  年下咖啡味狼狗&年上牛奶味傻白甜.


直线球&一根筋.  👈(全文链接,1.4w)


 


《枕边人》 金主梗。


  道貌岸然明星贾&斯文败类金主正.


  伪禁欲&假正经.


01  02  03  04  05  06  07


《我耳边的糖果》 声音恋爱的小甜饼。


上  中  下


《讨厌鬼》


大概只是一个善撩神经病攻略高冷死傲娇的故事。


上  中  下


《不和谐关系》


烂俗的冤家室友设定,*婴儿车慎入。


上   下


《饮鸠止渴》 东方吸血鬼设定。


暴戾独权血王正&偏执巫族弃子贾.


瘾症&解药.


上


《胆小鬼》 不怕鬼贾&鬼屋工作人员正.


3000短打甜饼,一发完


《青芒》 破镜重圆的老梗。


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文艺的小清新


4000短打,一发完


《洋娃娃》 2500短打,*灵异慎入。


其实并不吓人


《西柚汽水》 ABO,千字激情速写。


大概只是一个吻


《肤浅》 伪现背小甜饼。


一千五激情速写,一发完


《小孩子》 伪现背,戛然而止的婴儿车一辆。


3000短打,一发完


《少年》 伪现背,点到即止的婴儿车一辆。


3000短打,一发完


《偷偷》 伪现背百日贺文。


2000短打,一发完


 


 

夏咩咩x:

重发一个带空白的

诚邀大家一起来玩

Xjbk教众玩得好开心

妮妮的冰激凌菜单(不定期更新)

妮科能诗游冰霸:

加粗为最新产品




海盐RPS:


【异坤】我永远记得


【cp乱炖】当lxs们沉迷霸总言情小说


【异坤】失焦 ï¼ˆä¸Šï¼‰


【异坤】失焦 ï¼ˆä¸‹ï¼‰


【异坤】点水(上)


【异坤】点水(下)


【异坤】超级话题


【异坤】赏味期限


【异坤】Unique(对话体)


【异坤】Libidream


【异坤】听妈妈的话




水果味带崽设定:


【异坤】真的挺好


【异坤】那些小事


【异坤】王了异你女儿手机里都是什么玩意(一)


【异坤】王了异你女儿手机里都是什么玩意 ï¼ˆäºŒï¼‰


【异坤】王了异你女儿手机里都是什么玩意 ï¼ˆä¸‰ï¼‰


【异坤】王了异你女儿手机里都是什么玩意 ï¼ˆå››ï¼‰


【异坤】王了异你女儿手机里都是什么玩意 ï¼ˆäº”)


【异坤】王了异你女儿手机里都是什么玩意 ï¼ˆå…­ï¼‰




香草校园AU:


【cp乱炖】这周的偶练一中危机四伏


【异坤】听说a班学习委员喜欢我们班班长(1)


【异坤】听说a班学习委员喜欢我们班班长(2)




牛肉魔幻AU:


【异坤】饲养龙的一百条准则




番茄吸血鬼AU:


【异坤】幻燈




栗子味民国AU:


【异坤】风月(上)




奶糖口味日常AU:


【异坤】我们就是这样的


【异坤】怪异








谢谢你喜欢!

美人(古风AU成人向慎入)

八大胡同保安队长:

❗️🔞本文为成人向,请勿上升,慎入❗️

哈喽,大家好。之前说到的古风车如期而至,算是我比较擅长的文风和题材,所以写的很顺利,就放上来啦~(这样说显得我真的很适合在八大胡同工作唉……)

权臣之后 X 亲王世子的故事,因为之前考虑用这个设定开连载,所以人设相对饱满,短短六千子可能会有倒不尽的感觉。

重点反正是吃肉啦~嘎嘎,还望大家能喜欢,期待你们的评论和小心心呐🤪


灵鹤拐过回廊后,老远便看着那人朝自己走了过来。
“黄大人吉祥。”
她原是太后宫中最年轻的掌灯女官,前几年太后仙逝,荣王世子封了王,从内宫中移了出去,她便被荣王带回了自己的府邸。
照理说,她在太后和荣王面前得眼,原是不必对个外臣这般毕恭毕敬的。可她仍是隔着那人老远便见了礼,直至那人走到她面前来叫她不必多礼,她这才站直了身子。
“多日不见了,灵鹤姐姐可好?”
说话的男子摇着手中洒金的折扇,笑弯了一双桃花招子。他面相生的嫩,雪肤瓷白,纤直鼻梁唯在鼻尖上鼓起点肉,下巴颌处收势圆润,带着几分极惹女子怜爱的孩气。
可他那一身贵气,却教人分毫也不敢小瞧了去。
“劳您挂心了,一切都好。”
灵鹤颔首回道,目光落在了他墨绿袍服间,银线暗绣的麒麟纹样上,一眼便瞧出了此乃内宫针织局上月倾一百绣女之力所造的“麒麟踏云袍”。
其做工之精巧,耗资之庞大,皆是寻常权贵都无法想象的。
然,当它被皇后亲侄,宰相亲孙,当年探花登科入仕的大理寺卿穿在身上,便成了这件衣裳之大幸了。
“你家王爷呢?”
黄明昊一收折扇,腰间纫的玉佩跟着琤琮作响。
“回黄大人的话,王爷不知您今日来,此刻正在后院里头练剑。大人可需奴婢进去通传一声?”
灵鹤认得今日男子身上带的佩,汉八刀的手艺,母料乃是南海国进献的一块国宝翡翠。乃是他满月之时,还是王妃的皇后抱他来叩拜先帝,先帝爷亲手放在他襁褓之上的。
那佩上雕着只栩栩如生的仙鹤,口衔灵芝,因着意头极好,又是先帝亲赐,故而除非适逢重要场合,否则黄明昊极少会将它随意带出门去。
“不必了,今日宫中午宴,我没见着你家王爷,便想过来瞧瞧。”
果不其然。
灵鹤听了这话美目一转,心下已是了然,施施然地又行了一礼,巧笑道:
“那奴婢便告退了,黄大人,您慢走。”
黄明昊点点头,朝着回廊深处去了。
步履携风,淡淡的沉水香自他衣袍上泛起,灵鹤直待那木香散了,人走远了,放才敢又站直起身来。
她望着那人离去的方向,神情严肃,面露隐忧。
只希望自家那小主子顺着此人的意,少吃些苦头罢。
她叹了口气,暗想道。

黄明昊站在回廊檐下的石阶上,轻摇着手中折扇,看着前方微眯起了一双桃花眼眸。
院中,白玉兰树下支起一方矮榻,一赭衣男子斜倚在迎枕之上,正闭目小憩。
许是方才练完剑的缘故,男子自榻上垂下的手边立着一柄银光盈亮的剑。
那剑名曰“荻兰”,其利可平削野荻,其形却雅如兰草。是柄举世难得的宝剑。
黄明昊不是没见过那人舞剑时惊动风华的模样,然他此刻的目光,却全被从旁的那只手吸引了去。
那是一只极秀丽的手,十指修长,细腻且白,鼓凸的指节却彰显力道。微张的掌心中托着一枚自树上飘落下的玉兰花瓣,分明是那人合掌便能捏化的娇嫩,此刻那人睡着,倒成了班昭挥花,专司玉兰了。
(注:班昭为中国古代百花花神谱中,代表玉兰花的仙子)
单是一只手便以让黄明昊想入非非,更不必提那人承袭自荣王夫妇的容貌。须知当年荣王初战凯旋,京中多少女子簪花别翠前来相迎。而荣王夫妇成亲第一年同赴祖祭之礼时,又是多少百姓将那荣王妃视作玄女下凡,当场就要拜了。
黄明昊走下石阶,朝那人躺着的软榻走去,还差几步就要近那人身时,原本竖立在侧的荻兰剑便被那人握在手里,横在了他的颈侧上。
“醒了?”
黄明昊似是既不惊讶于对方过人的机警,也不怕那削铁如泥的剑锋。看着那人睡得松散的眉眼,还忍不住抬手在他鼻梁上刮了刮。
“你来做什么。”
那人躲开他的手,却未曾撤剑,冷着一双眼睛盯着黄明昊,不悦开口道。
“王爷这话问的好没趣。”
黄明昊料定对方不敢伤他,朝那人倾了倾身。果不其然,那人利落地将剑移开到了一旁。
当年的荣王妃乃西域国王之女,面前之人眉眼肖母,周正之余更添深邃弯挑。勿须什么多余的神情,天生便带着几分勾人。
尤其是他冷着脸时,双眼如两泓雪山顶深不可测的静湖一般,圣洁且庄严。无端地引人想要扰动湖面,在那冷寒之中搅出两池春水出来。
“哈。”黄明昊轻笑一声,贴到了那人面前,在那人抿起的唇上吻了一口。
“正廷,这么多日,我可想你想的紧啊。”

黄明昊初见朱正廷是在太后的宫中。
当今太后,先帝昭妃育二子,长子行四,乃当朝文成帝。幼子行八,文成登基后得封荣王。荣王于武道之上天赋异禀,曾有千骑对敌五万,最终尽数剿灭的功绩,可谓大明不世之神将。
世人皆知,二十年前清安岭一役,荣王不幸战死。消息传回京城,待产的荣王妃血崩难产,留下荣王唯一的子嗣后便撒手人寰。文成帝得此二噩耗后心中大恸,怜荣王世子才出生便失恃失怙,于是特下恩典将荣王世子接入内宫,教养于太后膝下。
言及此事,世人只知称道皇帝二十年如一日,待荣王世子如亲子般,关怀备至。
却不知,若非当年太后先皇帝一步派人将荣王世子抱回自己宫中,只怕文成帝会毫不留情地除掉那个才呱呱坠地的婴孩。
原是当年先帝与昭妃于皇位一事上皆属意荣王,文成帝娶妻之后借外戚黄氏之力得登大宝,做了太后的昭妃便同自己这个打小便不亲近的长子更生嫌隙。
更不用提之后荣王战死,太后疑心为皇帝所做,同皇帝彻底决裂,只独自在自己宫中认真抚养荣王世子起来。
皇帝同太后龃龉,但到底是亲娘,文成帝也放任一个世子从内宫中长了起来。
黄明昊犹记得,那日他同皇后姑母一道拜谒太后。彼时他尚且年幼,太后也不拘着他,让宫女领他往后院玩耍。
太后礼佛虔诚,后院栽着棵茂盛的菩提。黄明昊就是在那棵菩提树下初见一身白衣,剑动四方的荣王世子,朱正廷。
黄明昊那时惊觉此人素衣洁净,面庞生的端秀清丽,却偏偏那冷冰冰的眉眼中含了一丝极拧的狠劲儿。好似是圣僧入了魔道,一身邪性,同宝华庄严,佛香袅袅的慈宁宫格格不入。
后来他入了仕途,同宫闱秘辛愈发近了,才知荣王世子六岁起,太后便强命其日日于佛前祝祷诵经,从未请人教他习过武。
黄明昊不知朱正廷何以习得一身武功,才能教自己初见他时便为之惊慕。
但他却对太后的深谋远虑倍感钦佩。太后到底是皇帝的亲娘,纵使她将荣王世子一手带大,可她却仍未雨绸缪,从根上便想斩尽朱正廷身上的邪性,让他做个无作为的王爷,平安一世便罢。
只可惜,太后此生想必未曾料到。那个她一手养大,多年来慈眉善目,心怀怜悯的孩子,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障。
太后去世不到三年,荣王便以凭借自身手腕,暗中收编了大量其父残部。又于朝中笼络起一批大臣,可谓声名煊赫,直逼当今太子了。
黄氏当年有从龙之功,家族长辈自然严令黄明昊不得同荣王亲近。黄明昊这些年也似惟家族之命是从,多次与荣王党人冲突直面。也因此被朝臣视作是皇帝意图收缴荣王党羽的第一爪牙。
但事实上,朱正廷这些年来却自他身上获助益良多。
可凡事均有代价。

车的部分依旧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GbAsoHYHl0Yk0Lel/

性.事后的朱正廷面容绝艳,气息间却透着一丝颓败。如同将尽的繁花,于枝头开至鼎盛后,即刻凋谢。
黄明昊的心脏突然感到一丝刺痛,他望着朱正廷的眼睛,望进那一双被他搅成春水的清潭里,哽咽说道:
“正廷,这些年来我一心慕你,你懂么?”
尚在喘息的朱正廷还未缓过劲来,听到这问题先是一愣。
他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这让等待他答案的黄明昊倍觉煎熬。就在他快要放弃时,却见朱正廷粲然笑起,扒着自己的手臂,将自己抱进了他的怀里。
赤裸的躯体彼此紧紧地贴着,黄明昊埋在他的胸膛里,听他在自己耳畔一字一句,郑重道:
“君心似我心,黄郎,孤一直明白。”

仿佛又回到那年菩提树下,一袭白衣,身带檀香的少年横剑冷指,为他得知的真相而无声悲愤。
一目惊鸿,可黄明昊那时却只看见了他眼中冰冷的杀意,和他一身无人可抑的邪佞。
却不知,愈是靠近,愈看到他坚韧的内在,和不为人知的柔软。
也就为此,愈发倾心。
他在朱正廷受皇帝算计陷入困境时出手,等价交换,他得到了朱正廷。可是,这绝不是他最想要的。
万幸经年流转,真情假意皆一 一看破,黄明昊渴慕了这么多年的人,如今对着他那一颗真心,亦奉上了自己的。
黄明昊所求的从不是美人,而是同他心心相印的爱人。
“君心似我心。”
他终偿所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