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ion👾

热恋(贾正/短)

Miniの私家书房:

说到做到的我来了。

不严谨的ABO文。

p.s.【热恋】是我随便起的,所以在评论征集这篇文的标题,爱大家。



01.

喜欢比自己大六岁的哥哥,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向比自己大六岁的哥哥表白而且还被拒绝,才是丢脸的事情。

因为表白被拒绝,而感到无比丢脸的小可怜,正是Justin本人。

Justin刚刚才被诊断为成功分化成了alpha。

他出院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回宿舍,对正在洗脸的,队里香香甜甜的omega哥哥说,“请和我结合吧!”

平时总是对他有求必应的哥哥,好看的嘴巴张张合合,说出了三个字:

“神经病。”

02.

Justin很苦闷。

不应该是这样的。

虽然两人年纪都不大,但他和朱正廷已经相识相知很多年了。

刚认识朱正廷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是omega。

在南韩的时候,还帮他注射过抑制剂。

那时候的Justin还没有分化,根本闻不出朱正廷信息素的味道,却还是喜欢从背后抱着他软软的哥哥,鼻子在对方的后颈上蹭来蹭去。

可惜只闻得到沐浴露的香气而已。

他曾经好奇地问过,“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啊?”

彼时朱正廷正在吃一支不二家的牛奶棒棒糖,闻言,就把糖递到Justin嘴边,“大概像这样。”

Justin毫不避讳地把糖果整个含进嘴里,用舌头慢慢地舔舐,心想,真甜啊。


分化的那天,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大家正在练习演出要表演的曲目,中途休息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靠在朱正廷身上,脸贴着朱正廷的肩膀,因为累而微喘着。

呼吸之间,突然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奶香,他不解地抬头,“你偷偷吃糖了?”

正好对方也看过来,眼里满是惊讶。

还没来得及听清楚对方说了些什么,他就晕了过去。

等他再醒过来,就已经是一名新新鲜鲜的小alpha了。

他的信息素是浓郁又有些微苦的红茶味。对这个味道他很满意,觉得很有英伦小王子的风范。

他又想起自己晕倒前闻到的甜腻的奶香,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

如果他们结合,那就是一大杯香喷喷,暖乎乎的奶茶,还有什么比这更相配的呢。

可是当他不顾上别的事情,只满怀期待地说出“请和我结合吧!”这样的话时,没想到得到的却是那样的回应。

03.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拒绝。

他的哥哥,他的朱正廷,如果不能成为他的omega,还能成为谁的呢?

他太了解朱正廷了,对人总是温柔又体贴,性格像个小孩子,而且其实超级会还超级喜欢撒娇。总之就是善良又有些蠢蠢的。

人好就算了,偏偏脸也长得好看,身材也很好。

还没分化的时候,每次看到有alpha来和朱正廷表白,他就急得要跳脚。

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开启粘人精模式,就连上厕所都不让朱正廷一个人去。包里也总是塞满了抑制剂,生怕有一天会有不知道哪里来的alpha把他的傻哥哥给啃了。

可也还是有意外。

有一次,就Justin出去买瓶水的功夫,就有同公司的alpha练习生拦住了朱正廷,凭借着身高优势把人堵在墙角。

Justin气得眼睛都红了,一瓶水直接往人脑袋上扔,冲上前把朱正廷整个抱在怀里。

对方倒也不生气,只是讲道理,“黄明昊你这是何必呢?你又不能标记他。抑制剂用多了,对正廷身体也不好。”

Justin用还没有长出犬牙的牙齿在朱正廷的后颈咬了一口,充满挑衅意味地挑眉看他,“关你屁事。”

那人耸耸肩,没再说什么便离开了。

朱正廷对他好像总是有用不完的耐心和包容,平白无故被咬了也不生气,反而转过身来给他整理跑乱的头发,笑他,“你是我养的小狼狗吗?”

但Justin心里还是有气。也不知道是气自己,气刚才那个alpha,还是气朱正廷。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伸手又给了朱正廷一个拥抱。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真的好想好想和这个人说,让他再耐心等等自己啊。

可是却又不敢。

因为谁也不能打包票说他Justin就能分化成alpha。他都想好了,哪怕以后分化成beta他都会鼓起勇气勇敢追爱,但万一他也是omega……那他简直要郁闷到从乐华的顶楼跳下去。

现在好了,他终于如他所愿地成为了一名alpha,却没想过朱正廷是不是也在期待他能成为alpha啊。

04.

就算Justin这么苦闷,生活也还是要继续。

而且明明一大早,说了让他那么伤心的话,朱正廷还是像往常一样吃饭、练习。

虽然Justin觉得伤心,却还是忍不住亦步亦趋地跟在那人身边。

不过在练习室里,休息的时候他没有去找朱正廷,而是和队里的alpha哥哥丁泽仁坐在了一起,叹气道,“你说队长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丁泽仁无语地瞥了他一眼,“神经病。”

Justin简直火大,连带着声音也大了起来,“你们什么意思?”

丁泽仁安抚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们俩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Justin这才开心起来。

又在想,难道早上朱正廷也是这个意思吗?他的潜台词会不会是:我们当然要结合啦,你怎么会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还没等他的脑洞开完,突然有工作人员叫他们下去拍个花絮。

组里有一个alpha练习生过生日,说是要庆生。

听到有吃的,朱正廷一蹦三尺高,第一个走出了练习室。

Justin也紧紧跟了上去。

就看到那位哥哥咬着手指,低头思考要先吃哪个好。

又蠢又可爱,Justin在他身后轻笑。


最后一个环节是要送生日祝福。

明显吃得太开心的朱正廷,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彦辰我爱你。”

那位叫做周彦辰的,本来就有过揽着朱正廷不放的前科的alpha,立马不放过机会地表白,“我也爱你,我也爱你正廷。”

然后伸出手要牵朱正廷。

朱正廷竟然还给他牵。

Justin低头看着两个人交握的手,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着起火来。

05.

录制结束后,一行人又往练习室走。

Justin慢慢地走在人群后面,看前面的朱正廷正拿着一杯奶茶在喝,很开心的样子,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他。

他走着走着就觉得走不动了。

走到楼梯口,便推开安全通道的门,拐了进去。

他只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眼睛也酸酸涩涩的。

好你个朱正廷,这什么我爱你你爱我的深情戏码啊,明明身上穿得还是我送的衣服,还要故意演这种戏给我看吗?

我今天才刚刚出院,也不知道第一时间抱抱我,恭喜我成为alpha。

不想要和我结合就算了,也没必要笑我是神经病吧。喜欢你就是神经病吗?

他越想越委屈,竟然哭了起来。

可今天上帝好像偏偏就是要和他做对,这个时候,朱正廷竟然推开安全通道的门进来了。

Justin觉得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家。

表白被拒就算了,竟然还被表白对象看到自己因为被拒绝在哭。

这肯定是我平时对朱正廷总是没大没小的报应。

不过朱正廷倒是没有半点嫌弃他的意思,反而把微凉的手贴在他额头上,“你发烧了。”

Justin扭过头不看他,说起话翁声翁气的,“不要你管。”

朱正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其实刚刚下楼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茶香,本来他还以为是餐车上奶茶的气味。但现在一个散发着红茶气味的alpha就委委屈屈地蹲坐在他面前,让他觉得整个人都苦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还是开了口,“你好像发情了。”

Justin这才想起来,出院的时候,医生说他刚分化,信息素水平不稳定,应该随身携带抑制剂。

但是他一开始太开心,后来又太伤心,完全忘了这回事。

被朱正廷一提醒,他才慢慢感觉到了自己的第一次发情热。

后背的汗简直要把他的整件衬衣都打湿,下身硬得发疼。

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反倒是朱正廷掏出了一支针剂,“这是我刚刚找彦辰借的。”

听到“彦辰”两个字,Justin气得快要发疯。不管不顾地一把抢过针剂,随手摔在地上。玻璃针筒应声而碎,透明的抑制剂流了一地。

朱正廷看了看地板,又看看Justin,没说话。

Justin觉得发情热简直要把他的眼睛都烧红了。他心里又气又委屈,明明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的朱正廷,他的抑制剂,可是他却要拿出别的男人的东西,还想用在他身上。

他忍不住伸出手,带了哭腔在问,“你怎么不抱抱我啊?你能不能抱抱我?”

朱正廷叹了一口气,把自己整个塞到Justin怀里。

终于抱到朱正廷,Justin才稍微平静一点。

那个人的下巴抵在他肩膀上,白皙的后颈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他眼前。

他在心里骂人傻,用刚长出来的犬牙在那人后颈的腺体上蹭来蹭去。

怀里的人竟然还有心情发笑,“痒。”

Justin不服气地用犬牙试探性地在腺体上戳了戳,恶狠狠地说,“我要标记你了。”

结果怀里的人不仅没被吓到,反而笑得更大声了,“你有病啊。”

Justin觉得自己真的是受够了,扶住朱正廷的肩膀,逼着朱正廷和他对视,“我哪里有病?想和你结合就有病吗?”

朱正廷反而不敢看他,眼神飘忽不定,双颊也慢慢红了起来,“你……你才分化多久啊……就说结合什么的……”

Justin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点,但还是不依不饶,“那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合?”

朱正廷不说话,只倾身上前给了他一个牛奶味的香吻。

明明正在经历狼狈不堪的发情热,这位alpha竟然还有毅力把送上前的香甜可口的omega往外推,“可是今天早上你都没有抱我。”

朱正廷撅起了嘴巴,明明是在和弟弟说话,却好像是在撒娇,“我在洗脸呐,手湿湿的。”

Justin这才满意了,双手扣住他的小哥哥的腰,凑上前一下一下地亲着对方的嘴唇,唇齿之间漏出模糊的声音,“我都不懂,你要教我。”

朱正廷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把舌头送到他的嘴里给他品尝,另一只手大大方方地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伸了进去。

06.

明明是还有些冷的天气,Justin却觉得热得不像话。

就连朱正廷在他下身作乱的手,也是那么的令人发烫。

他的双手不耐地从那人宽松的衣服下摆探进去,毫无章法地在光滑的脊背上磨蹭。

嘴唇也根本没办法从对方身上移开,从好看的下颚线一直亲到半露的胸口。

在高潮的瞬间,他听见那人温柔的声音,“现在可以完成你的临时标记了。”

于是他的犬牙毫不客气地刺穿对方薄薄的皮肤,在下身喷射的瞬间,把自己的信息素也注入了对方体内。

随后,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朱正廷后颈的齿痕,顾不上浑身湿答答的狼藉,把人抱得更紧了一些,“我总会彻底标记你的。”

朱正廷在他怀里点头,“我等着呢。”


【短篇也要拥有番外】

1.0

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alpha就更粘他的omega了。

走路手牵手都不够,还要贴在一起。

Justin这才开心地发现,“我比你高了诶。”

朱正廷作势要打他,嘲笑他说,“神经病。”

这次Justin才不会因为这三个字生气呢。他反而真的笑得很神经。

2.0

演出前,Justin和朱正廷给彼此注射抑制剂,免得在台上出意外。

Justin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我才能彻底标记你啊!”

朱正廷其实也很无奈,“你太小了。”

Justin瞪大了双眼,“我大不大你还不知道吗?”

不好意思,说得并不是那个的大小,可以吗?

3.0

那晚过后的第二天,Justin早早地就拉着朱正廷去了练习室。

不过他练习的时候总是有点心不在焉。

一看到周彦辰来了,就凑过去,“你现在闻一闻朱正廷是什么味道。”

周彦辰在心里腹诽他幼稚,但还是用力吸了吸鼻子,“奶茶?”

Justin挑了挑眉,“知道为什么吗?”

还没等周彦辰回答,舞蹈老师丁泽仁就出现了,“因为你的味道加上朱正廷的味道就是奶茶味。昨天你已经在宿舍说了一百零八遍了,所以现在可以认真练习了吗?”

评论

热度(2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