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 嘛

记仇

陈果儿:


直/女/典/范


梗来源我小橘同学记了一天仇hhhh


一天还是要开开心心的结束


   
-


黄明昊有个小本子。


别看这个本子小,但里面的内容可一点都不小。相反,如果被谁不小心捡到翻开,绝对会被里面的内容给惊讶到——


所以,这个小本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黄明昊拿到这个小本子的时候,就给它取了一个响亮而又炫酷的名。


记仇本。


虽然这名字满满的中二气息,看不出来哪里响亮又炫酷,但他还是很满意,抱着本子猛亲一口。


小仇,今后我们就要相依为命了!


    
     
记仇本,记仇本,说回原题,这里面到底记的是什么仇呢?


我们随便翻开一篇:


4月13日,晴。
朱正廷自己窜上来跟我一起看电影,结果看到吻戏趴他就装睡,搞笑趴他比我笑得还大声,我好恨,这个仇我先记上。


我们再随便翻开一篇:


5月5日,晴。
今天在舞台上朱正廷居然跟那谁谁对视了五次,我在场的情况下就有三次。还跟另一个谁谁谁拉小手,我恨死了,这个仇必须记上。


……诸如此类。


遐想一下十六岁的黄明昊小朋友每晚在各位哥哥入睡后爬起来,打开书桌前的小灯,咬牙切齿的捏着圆珠笔写下一句一句我恨。


画面太惨了,要忍住才能不笑。


   
    
可能十六岁少女会含羞在自己的小日记本上每天写上自己对暗恋之人的爱意是正常的,而他这个十六岁少年每天恨恨的记自己哥哥的仇,他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甚至越写越快乐,快乐到每晚写完都要去爬上朱正廷的床把睡着的摇醒,然后再他的怒吼声中坦然入睡。


虽然写“记仇”这件事没有瞒着谁,但他觉得哥哥们每天都有自己的事要忙,谁会在意他每晚悄悄起来来写记仇本呢?


当然是有人在意的。


比如说那个他记仇本上的主角,那个爱操心的“家长”级别人物。


他的哥哥朱正廷。


    
    
朱正廷绝对是看了他的记仇本了。


为什么黄明昊有这种感觉呢?


这件事要从五月的某一天开始说起来。


   
   
五月的某个平凡的下午,他们在平凡的训练,朱正廷平凡的递给了他一个芒果酸奶味的可爱多。


——这本来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黄明昊没有像往常一样心安理得地接过来,反而警惕不已。


这……是巧合吗?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朱正廷看天太热了,怕把队友们热坏了,去练习室下的便利店买了可爱多回来吃。


本来是件高兴事,黄明昊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朱正廷把他最喜欢的芒果酸奶味给了尤长靖,并递给他一个他最讨厌的草莓味。


表面上他说着可以可以没关系草莓味也可以吃哥哥不用不开心,回到寝室后就把这事儿写到了记仇本上。


这样还不解气,他在最后补充:


朱正廷如果明天不给我买芒果酸奶味的可爱多,他就要失去一个可爱多了!


   
  
隔天,他就收到了。


黄明昊在朱正廷期待的眼神里撕开包装,舔了一口后露出个甜蜜的笑容。


“好甜啊!”


    
    
一次是巧合,那第二次第三次呢?


在写下要吃哥哥亲手送来的早餐之后吃到朱正廷送到床头的油条豆浆,在写下要搂搂抱抱后被树袋熊朱正廷黏了一天……


他一拍笔,心里有了和无比笃定的答案。


   
   
朱正廷绝对是看了他的记仇本,并且看完非常愧疚,下定决心要补偿他。


   
   
在确定了朱正廷真的会满足他写下的所有愿望之后,黄明昊提的要求越发大胆起来。


今天要叫着“昊昊”喊他起床,明天就是撇下其他兄弟队友,两个人单独去吃火锅。


黄明昊夹菜的间隙瞄了一眼被辣的伸出通红舌尖的朱正廷,幸福的感觉今天一点仇也记不上了。


    
     
但悲伤总是突如其来。


今天不是记不上仇了,而是不争气的小仇已经没有空的一张可以让他记了。


率先回寝室的他哗啦哗啦翻着本子,妄图找一点空白今晚凑合一下。


当然是没有的,最近他仇记的太勤,小仇已经被他榨光了身体——


他抱着本子欲哭无泪,小仇,说好要同甘共苦,你怎么可以先离开我!


    
    
幸福也来的如此突然。


走在他后面的朱正廷被他抱着一个本子不断抖着身子的滑稽背影逗笑,用不知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厚本子拍了他一下。


黄明昊“嗷”的一声转过来怒视他:“干嘛啊朱正廷!没看你弟伤心着吗!”


朱正廷还是笑,把手里的本子递给他,努努嘴示意他接过去。


他起先还没懂他的意思,陷入记仇本离开他的悲痛中缓过来:“这什么啊,这本子怎么跟字典一样厚,封面还这么……”,说到一半突然觉得哪儿不对,在朱正廷危险眯起来的眼神里把“丑”字吞了回去,瞬间改口:


“这么好看!一看就是人酷心善我世界第一好的正廷哥哥送给我的,爱你正廷哥!”


他的马屁拍到了位置,朱正廷很满意。


“哼,你知道就好。”


   
   
晚上黄明昊又在奋笔疾书。


   
   
5月22日,虽然阴但我的心情很晴
朱正廷给我买了一本够够的本子,我一点也不高兴。哼,这代表我又要每晚爬起来记仇了,他知不知道晚睡会让小孩子长不高的,他好狠,我好恨,这个仇先记上。
嗯,希望从明天起,朱正廷越来越爱我,这样我就每天少记点他的仇。


   
    
写完他通读了遍,没有错别字没有病句,非常完美。他满意极了,这次没有把本子放到不起眼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本子太大了不好藏,而是直接大剌剌的放在了书桌的正中央就不再管。


老年作息的朱正廷早已经入睡,难得这次黄明昊好心没去摇醒他,想去在他的额头上印个晚安吻最后也怂了,灰溜溜的爬上自己的床。


他被莫名的兴奋搞得睡意迟迟不来,翻来覆去的就是不肯入睡,下铺那个没被他摇醒的人这时也被他弄醒了,颇为不耐烦的抬脚踹了下床板。


“啧,你他妈的在上面烙烧饼呢?”


这句已经在爆发边缘的话让他求生欲极强的安分下来,闭上了眼睛。


晚安哦,仇人。


   
    
人是要为自己昨晚的熬夜付出代价的,十六岁的少年也不例外。


黄明昊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醒来,哑着嗓子连叫几声朱正廷都没有回应,开始工作的脑子意识到这人肯定是扔下他自己去吃早饭了。


很好,他暗暗兴奋,今天的仇又有的记了。


    
   
在床上又躺了会想好今天要提什么条件,黄明昊才慢吞吞的下床,打着哈欠环视房间。


意外的发现他的新记仇本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翻开了。


翻到了他昨天写的第一页,凑近一看在昨天的“记仇”下有人用红笔写了两个大字。


这字潦草的黄明昊一眼就看出来是谁写的。


朱正廷。


   
    
朱正廷写了什么呢?
   
    
   
他洋洋洒洒的写下——


批准。


   
   
Fin.
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299)

  1. 神劫凹正美眉 转载了此文字